金山Jubilee,Accident

這次金山的Jubilee,我們決定騎單車去,原本打算走陽金公路,不過有些人是第一次騎長途,所以最後還是走老路線,從內雙溪上風櫃嘴,越過五指山到萬里,接上濱海公路到金山。
 

星期五早上10時我們約在故宮前的7-11集合,看到三個車友已經下山在這裡喝著咖啡,想不到這種週間時間還是有車友出現,在這裡買了補給品,我、蓮蒂、詩純、奕棟便朝著金山出發嘍!

走這條路線已經數次,所以騎起來游刃有餘,不過帶著三個第一次騎長途的「單車菜鳥」來騎這種路線,不禁有點佩服自己的信心,想想第一次騎長途是2003跨年越過陽明山,之前都需要蠻多的心理建設及信心,當你突破以後,信心變大,再回頭看就不會覺得那麼挑戰,不過我身後的這三個人憑藉的是什麼呢?

騎了三公里多,來到楓林橋,這裡要轉進山路開始爬坡,詩純就已經覺得挑戰到有點想要回家了,水壺的水已經幾乎快要喝完,此時看到橋下有人在烤肉,我們就決定先到溪旁去玩水,冰冷的溪水真是消暑,玩到中午十二時,我們再度出發。進入山路後,偶有山風徐徐吹來,涼爽許多,不過大家的速度降的更慢,後來在路邊看到有山泉水,就在路邊玩了起來,我們還跪在山溝裡,享受泉水的清涼,心想時間還夠,只要晚上六時抵達金山青年活動中心即可,以前騎這條路從來不知道可以這樣玩,總是努力的往上騎,這次反而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樂趣。離風櫃嘴約一公里處,詩純的腳抽筋了,蓮蒂陪著她邊走邊騎完這一段最高點前的路,下午三時,我們終於爬上了最高點風櫃嘴,對於常騎車的人來說,騎到這裡也許只是週末一般的練習,但是對於他們三個來說,卻是一種信心的突破。

從風櫃嘴一路滑下到萬里,似乎是剛剛辛苦的代價,金章下午二時從台北出發,我們到萬里的時候,他已經快到山頂了,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有吃東西的我們,看到萬里街上的任何食物都覺得美味,後來在吃東西的同時,金章也趕上了我們,最後我們一行五個人在夕陽餘暉下,騎向今天的終點金山青年活動中心。今天每個人都曬的紅通通的,我發現蓮蒂其實蠻具有潛力的,雖然速度不快,但是始終能夠維持穩定的速度前進,很難想像平時她並沒有太多的運動。

在金山待了兩日,有許多的課程與活動,有著許多人的付出,週日中午我們便從金山經濱海公路騎回台北,多了祺甯、金章,詩純將單車給榮麗騎,因為有颱風的關係,有些逆風,剛開始騎得有點吃力,不過大家的速度比起來的時候,快了許多,一個多小時,我們就已經騎到三芝了,不過接下來這一段路起伏較多,便拉開了距離,抵達紅樹林捷運站是下午五時,我和蓮蒂在這裡與其他人分手,繞進竹圍蓮蒂的阿姨家。

過了沒多久,接到奕棟的電話,說是祺甯在石牌出車禍,現在要送到榮總,他跟在一台警車後面,可能是在巡邏,所以速度有點慢,正要加速超越,沒想到對方減速,他一驚之下緊急煞車,前輪鎖死,人就往前飛出去了,落下手撐地時,左手小指骨折,小指與無名指間裂開,我們趕到醫院時,他的手已經做了簡單的包紮,要等著開刀,第一次騎車摔車這麼嚴重,昨晚去醫院看了祺甯,左手包起來,裡面有兩根鋼釘,問他之後騎車,會不會有陰影,他說沒什麼感覺,只是好一陣子不能騎車了,還好當時他有帶安全帽,並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,不過經過這一次,以後騎車要小心些,另外發現對於我們這些常騎車的人而言,保險真的是很重要啊!

觀看照片

影片—詩純上五指山

影片—抵達金山青年活動中心

影片—金章

影片—榮麗、蓮蒂

One thought on “金山Jubilee,Accident

  1. 意外發生太快,記不起來當時詳細的情形。意外發生至今也過一個月了。現在手上的鋼釘已經拆掉,小指頭還麻麻的(醫生說神經受損了),但活動起來已比過去好多了,這篇回應的文章就是用十根手指打的。
    走路都會跌倒,何況是騎單車呢?一輩子不會摔車比中大樂透同時被雷打中還難。所以這次雖然摔得挺重(當時看著自己血流不止的手,扭曲變形的指頭,心想,前幾個鐘頭還和大家快樂的在金山吃鵝肉呢),但還是覺得很感謝神僅只於此,沒有被車輾過,也沒有造成別人車禍。
    很感謝奕棟和榮麗在現場給我立即的幫忙,隔天就要回去工作了,卻仍到醫院守候到八點多,這時大家都應該已在家裏休息了。也感謝晨飛夫婦、金章等老車友立刻來醫院探視,幫我解決了車的問題(當時骨折了,還是很掛念車)。感謝相甫夫婦也跑來醫院了解情形,很可惜從手術室出來時看不到他們。詩純只比我爸和我姊夫晚走,她離開時己是十點以後了…很感謝她。還有許多我住院時來探視的弟兄,謝謝你們,特別是皓雲(意外的訪客)帶來了一套“夏子的酒”的漫畫為我解悶。謝謝大家!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