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北之行(上)-北橫

老實說,這是自騎單車以來,第一次在出發前覺得有點掙扎,十二月初的冷鋒,加上自己又感冒了,原本以為北橫之行會因為下雨而取消,星期五看到放晴的天空,不禁傻眼,看來沒有藉口了…

十一月份與Robin、Paul一夥人參加日月潭馬拉松接力賽時,他們就提出想要騎北橫的計畫,算一算離上次騎北橫已經快兩年了,想到上一次慘烈的經驗(可以參閱之前的文章),心想可以再帶他們騎一次,看看體力是否有變好,因此打算第一天騎上北橫,第二天騎至宜蘭走北宜回台北。

騎上北橫里程里程滿百,累積高度會破千,象徵著你已經邁入行家的第一步,有車友說:「成為行家以後,騎車才為有風,汽車才會讓路、天空不下雨、狗也不會亂吠。」幸運的是這是有一台補給車,不用載著行李辛苦的往上爬了。最後成行的有我、祺甯、Robin、Paul、David、Sam、思全,Lydia及Josephine幫忙開補給車。

不過人算不如天算,出發前的一個多禮拜開始感冒,還請了一天假在家休養,加上連日綿綿細雨,看著氣象預報,北橫大約是6-12度,心想應該是無法成行了,沒想到星期五氣溫回暖,天空放晴,下了班趕緊去整理單車及裝備,已經快兩個禮拜沒騎車了,令我有點措手不及,不過一旦心裡下了決定要去騎車,便開始很期待明天的旅程。

週六早上我們約在板橋新埔捷運站集合,雖然感冒好了大半,不過還是偶爾會邊騎邊咳,想到以前土法煉鋼式的騎車,不過到哪裡都是背著行李,一路騎下去,當我看到補給車時,覺得真是幸運啊,漸漸有點專業的味道了。

Robin帶著我們沿著縣民大道走到底,會接上河堤旁的快速道路,順著路走就會一直走到三峽,祺甯已經在這裡等我們,他騎著Birdy從新店過來,雖然是小輪徑的折疊車,速度卻跟我們差不多。我們在省道七乙起點旁的便利商店旁補給,便要開始今日的旅程,從此進入北橫公路了。

今天天氣陰陰的,騎起來很舒服,騎過五寮之後大多是一路緩緩上坡,大家邊騎邊聊天,經過高點往下滑,便會抵達三民,這是省道七及七乙的交叉路口,一邊通往大溪,一邊通往復興,往復興的方向騎至角板山,這裡是北橫公路上最後一家24小時的便利商店,因此聚集了不少遊客,也有一些桃園地區的車友。

大家的興致還是很高昂,往前再騎一段就到了羅浮吊橋,這裡大概是來北橫玩都會來照相的地方,不過我發現吊橋的顏色竟然跟兩年前看到的不一樣,原本是淡綠色,現在變成淡粉紅色了!中午我們便在羅浮這邊吃飯,Robin騎至這裡也要折返,感謝他陪騎到這裡。騎到這裡已經騎了近六十公里,大約是一半的路程,不過高度還不到三百公尺,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面。

從羅浮到巴陵大約有二十公里的山路,一群人騎起來並不會覺得太累,如果是單獨一個人騎,可能就會覺得前途茫茫,沿途加油聲不少,不過越往上爬,就可以漸漸感覺到氣溫開始下降,抵達巴陵前見到新的巴陵大橋,原本的舊橋只能單線通車,要先等到對向沒有車子才能通過,再往前騎一點,便抵達明池前的最後一個補給站-巴陵,此時是下午三時半。

最後一段是最辛苦的一段路,十八公里的山路要爬六百多公尺,算一算大概相當於一個巴拉卡或五指山,平時這樣的路程應該不算什麼,不過若在騎了八十公里的上坡之後,實在有點挑戰。比起上次幸運的是,天色還是亮的,即便如此,當我們騎到大漢守衛亭時,天色已經全黑了,此時祺甯的HID車燈在前領路,果然不是我們的LED燈所能比擬,彷彿就像一台機車在前領路一樣,晚上六時我們終於抵達了明池山莊。

這一次騎到明池沒有想像中的累,晚上反而並沒有非常的餓,大概心裡一直想像著兩年前慘烈的經驗,所以有了最糟的打算,心裡一直預期著,反而會覺得似乎太快就抵達目的地了。

3 thoughts on “雙北之行(上)-北橫

  1. 此行最有義氣的人–Robin。陪我們從台北騎到復興鄉,十八相
    送也相形遜色!
    此行最猛的人–思全。僅憑一件薄長袖,一條運動褲,一輛十四
    段變速就撐過北橫的人,不講還以為是騎車出來買早餐的耶!呵
    呵呵!
    此行最有毅力的人–Bruce、David。兩人都在出發前感冒,依
    然決心啟程出發,且一路上毫無怨言,談笑風聲。可能是企圖用
    這一趟把病毒累死。
    此行最會享受的人–Paul,在明池吃完早飯後,就頂著小雨騎車
    四處去逛了,這是當時我最不想做的事。
    此行最付出的人–Sam,提供了他的愛車給大家作載家當的工具
    ,還讓Josephine有練車的機會。
    此行最美麗的人–Lydia、Josephine。此行唯二女性,當之無
    愧,呵呵呵!
    此行最有身價的人–那就是我啦!哈哈哈,這可不是我自吹自儡
    ,實在是大家看我行頭太敗家,給我起的啦!

  2. 祺甯真的是此行最有身價的單身貴族,還記得在三民的最後一家7-11,路人大姐們獲悉Birdy的身價及祺甯單身當老師的身價後,ㄏㄡ!那慈祥的眼神跟親切的語氣,彷彿是「丈母娘挑女婿」般的投緣;說的也巧,大家的車騎很有默契的再出發….詩純,真的不用太感謝我們!

發表迴響